加入收藏
我的書架
小說社區
書庫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俠 • 仙俠
都市 • 言情
歷史 • 軍事
游戲 • 競技
科幻 • 靈異
您當前所在位置:無線電子書>>異世邪君

大結局!

更新時間:2011-08-03  作者:風凌天下
連靈魂碎片,也沒有一點逃脫!

君莫邪右手握著他,左手一張,混沌火優雅的出現:“戰狂,現在你已經沒有了不死之軀,不知道你的靈魂,能夠承受得住混沌火幾次燃燒?”

混沌火一靠近,戰狂的靈魂就發出凄厲的大叫,煙霧幻化成的一張臉上,滿是極度的恐懼。

苗傾城看的心中不忍,別過了頭去。

君莫邪殘酷地笑著,一點一點焚燒……

戰狂的靈魂,終于在他手中化作虛無……

“苗老,何去何從?”君莫邪淡淡的問苗傾城。

苗傾城一怔,才發現天地雖大,自己竟然無處可去。

不由一聲長嘆,道:“我……還能到哪里去?”一句話說出來,只覺得這天地間充滿了寂寥,心中一片惘然……

“不如,跟我回邪君府暫住,如何?”君莫邪道。

“也好。”苗傾城稍一沉吟,就答應下來。

兩道人影,向著天罰森林方向,一路飛去。

又是一年過去,君莫邪將開天造化功第八層練到了巔峰境界,心有所悟;也正是在這一年,征討異族的部隊也全員回歸,于是君莫邪決定,便在這一年的金秋,舉行大婚!

與梅雪煙、管清寒、獨孤小藝、苗小苗、喬影、可兒、寒煙夢、靈夢、千尋九位美女,同時舉行盛大的婚禮。

邪之君主的婚禮,乃是當之無愧的普天之下第一盛事!消息傳出,整個玄玄大陸一片沸騰!無數的賀客,從四面八方向著天南匯集……

邪君府。

東方問心兩眼中帶著淚光,高興的忙前忙后,整個天罰森林,也全部動作起來。

這可是大姐出嫁的日子,咱們這么多的小舅子,可不能丟臉。

君莫邪大婚當夜,待一切事情完畢之后,看著新郎新娘被送進洞房,邪君府的酒宴,轟然開始。整個天南,全是賀客。邪君府的酒席,十萬余桌!幾乎將整個大陸的廚師全部集中在了這里,其中包括大陸上各個國家皇宮里的御廚以及各大家族的廚師……

當夜,東方問心微笑著坐在房中,面前擺放著酒菜,對面,就是君無悔的畫像。青煙裊裊,如夢,如霧,如真……

東方問心深情地看著君無悔的畫像,靜靜地一夜。似乎這一在陽間,一在陰曹的夫妻二人,在這一夜之間,在兒子大婚的日子里,也在舉杯痛飲,舉案齊眉……

東方問心甚至可以看到,君無悔就坐在自己對面,儒雅堅毅的臉上,一片欣慰。正輕輕幸福的笑著,看著自己。在跟自己低聲說話,低聲談笑……

東方問心微笑著,快樂的布菜,專門挑丈夫喜歡吃的,神情溫柔嫻淑,美酒,也倒了一杯又一杯……

無悔……遇見你,我無悔;認識你,我無悔;愛上你,我無悔;嫁給你,我無悔……

我好想你,好想你……

東方問心靜靜的微笑,靜靜地流淚,靜靜地坐著……

這一夜,竟然是這么溫馨。若是這樣的夜,永遠存在,該多好?

若是有來生,若是有來生……無悔,等我。來生,定然有的!

君莫邪在大婚清晨,從梅雪煙**起來,只感覺渾身舒爽,恩,好久的愿望,昨夜終于盡興……

剛要伸個懶腰,突然發現有些不對;因為……自己的開天造化功和鴻鈞塔,都發生了變化……

貌似……突破了?

君莫邪大吃一驚。

顧不得什么,一閃身進入了鴻鈞塔,沒錯,一路登上了九層!并無絲毫阻礙!

第九層,卻沒有之前的感悟,也沒有什么口訣,只有一間空蕩蕩的塔室。心念一動,君莫邪凝神內視,才發現,自己丹田內的世界,已經完全成型。

原本沒有的花草樹木,如今卻是漫山遍野……

處處,充滿了‘生’的氣息……

君莫邪心念一動,在這個天地間,便突然出現了無數的人群,一個個,從小到大……慢慢的成長……

然后手指往山林間一指,無數的飛禽走獸,便也突然出現。

君莫邪瞠然看了半晌,渾然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……

直到看到半空中的氤氳霧氣,才知道。這,乃是陰陽之氣!

正是昨夜的天地交泰,讓君莫邪**的陰陽二氣,徹底平衡,陰陽既然平衡,自然也就有了衍生萬物的能力……

“呵呵……”君莫邪笑了兩聲,便又回到了現實世界里。抱著梅雪煙如玉一般的曼妙**,心中突然充滿了**……

梅雪煙慵懶的哼了一聲,翻了個身,就又睡去……昨夜,可是吃苦了……

君莫邪也想不到,梅雪煙的體質**之極,承受力居然還不如獨孤小藝等人,昨晚只是一個勁的求饒,到后來,真正是一根小指頭也動不了了……

君大少曾經提出要求,讓梅雪煙完事后恢復原形然后揉**玩,被梅大美人嚴厲拒絕,并提出:若是再提此事,終生不準上床……

于是邪之君主大人無奈的摸著鼻子簽了這城下之盟……此等現象,看來以后也只有在夢里YY一下了,現實中,是沒可能的了……

又是一年后,管清寒傳出喜訊,率先有孕,緊接著,似乎是君大少突然大發神威一般,梅雪煙、獨孤小藝、苗小苗三人也同時傳出喜訊……

這對于人丁稀少的君家來說,可是天大的喜事。

君老爺子樂得嘴都合不攏來,天天笑聲朗朗,東方問心更是日夜趕工,為幾個孫子孫女做衣服,按說邪君府有無數下人可以做這些,但東方問心卻是非得堅持自己做……

九個月后,幾個小生命的降世,為邪君府平添了幾多喜氣。

又是三個月過去,一天早晨,東方問心的房間久久沒有開門,侍女急匆匆來稟報君莫邪,君莫邪黯然一嘆,此事,他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真正到來,卻還是感覺到肝腸寸斷,一片惘然……

房中,東方問心緊緊抱著君無悔的畫像,恬靜的躺在**。呼吸,已經沒有了。自斷心脈,最從容的逝世。

“娘,您可真舍得啊……”君莫邪淚落如雨。

他早已經知道,母親與父親若是想要來生重聚,那么,東方問心必有一死,才可以。否則,相差一世輪回,兩人便是永生永世也不能聚首……

如今這一天,終于到來。

君莫邪仰天長嘆,小心的收起母親的魂魄,然后瞬息之間搜遍整個大陸,將君無悔所有戰斗過的所在都搜集了一遍,所有君無悔的遺物,也都收集了起來……

接著便如閃電一般消失,下一刻,已經到了九幽世界!

君無悔已經身死十五年,魂魄也早已經殘缺不全,但這對君莫邪來說,卻也不是什么難事。只要英靈還在,戰魂不死,就算魂魄已經轉生,現在的他也能夠想到辦法。

歷經周折,終于找到一片殘魂。

君莫邪小心呵護,在鴻鈞塔之中,與母親的靈魂一起,用鴻蒙紫氣小心呵護。只等魂魄修養完全,找一個合適的時機,便讓兩人轉生人世……

那樣雖然消除了前世的記憶,但這兩人的情意感天動地,冥冥之中,自會有一份不滅的牽引……

三大圣地,已經消失,飄渺幻府,也已經成為虛無;當世五大勢力,僅存天罰森林,也已經歸入了邪君府。

但,邪君府的存在,卻是嚴重影響大陸平衡。

因為其中任何一個人出去,都有左右世界大勢的能力!

這樣的超級勢力,根本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!

君莫邪也明白了當日古寒所說的話,終有一日,天罰,是會變的。莫要讓英雄成為罪人!

而自己,不可能一直留在這里。

這一日,在與梅雪煙等人商議之后,征求所有人的意見,在得到統一之后,君莫邪就將整個天罰森林,搬進了自己所創造的世界。

那個世界,比這個世界要大得多。而且,那里方興未艾,正需要管理者。

邪君府殘天噬魂鷹搏空等人,也紛紛表示要過去那個世界去,君莫邪一概允準。

唯有君無意夫妻二人卻是不愿意過去,君無意覺得,這個世界,自己的牽掛太多,那許許多多的慈善事業,都牽著心,連著感情,實在拋舍不下。再者,邪君府,也需要有人看管。

君莫邪沉吟了許久之后,終于答應了兩人的請求。

反正以他的能力,來回兩界不過是呼吸之間,也算不上什么分別。再說,以君無意的能力,在君莫邪等人走了之后,他在這世上也已經是絕對的巔峰。也不愁會發生什么意外……

打定主意之后,君莫邪意念之間,便將兩邊的人手劃分的妥當,隨即就開始了大遷移……

時光悠悠,也不知過了多久,君莫邪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越來越是圓融通透,修為也越來越是高深,慢慢的,竟然已經突破了鴻鈞塔的九層范疇……

終于有一日,鴻鈞塔在君莫邪再一次的突破之后,突然解體,散做漫天流光,消失在茫茫宇宙。或者,在某一個地方,又在靜靜地等待著有緣人……

而鴻鈞塔之中,那些千萬年的靈藥和天地奇珍,也如天女散花,消失在君莫邪創造的這個世界上……成為后人夢寐以求的珍寶……

后世武者,若有人能得其中之一,就必會成為絕代高手……造就一代傳奇。

世間,是需要傳奇的。君莫邪堅信這一點。

唯有那些不朽的傳奇,才會成為年輕人追逐夢想的動力……

總有一天,傳奇會成為神話,而一代一代的人,又在譜寫著新的神話……

君莫邪已經超脫了。這一日,心血突然來潮,帶著九個妻子,長空漫游,恍惚之中,跨越了無數位面,眼前一片青青郁郁的星球。

站在長空之上,君莫邪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。

這里,故鄉!

蜿蜒的長城,壯觀的昆侖,奔騰的長江,呼嘯的黃河!

“縱然成為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神,可我也依舊是一個……”君莫邪發絲飛揚,默默地,一字字的道:“……中國人!”

“再見了,我的故鄉。”君莫邪在心中默默的說了一句話。揮揮手,帶著梅雪煙等人繼續時空暢游。

不知道過了多少年,君莫邪稍感厭倦,幾個嬌妻也紛紛有些想家了,便又回到了玄玄大陸看看。只是瞬息之間,幾個人已經出現在天香城的街頭。

現在的天香城,歷經歲月的消磨,已經不復舊觀。唯有城內那壯觀的有情冢,依然矗立。這,已經成為了天下有情人的神圣之地!

凡是有情**,無不來拜祭有情冢,少男少女們,青澀心中,均感覺到自己所愛的人,就是自己的所有,就是自己的一切。

寧負蒼天不負卿!這是何等深情?無論**,誰不想得到這樣的深情?

君莫邪漫步走在街頭,到了有情冢前,看著依然龍飛鳳舞的‘寧負蒼天不負卿’幾個字,心中百感交集。

往事歷歷,一一劃過眼前。便如是一長長的夢,讓人流連嘆息,神**斷……

靈夢上前,虔誠拜祭……

不遠處,一對青年**,正漫步而來,青年英俊挺拔,英氣逼人,還帶著一絲儒雅之氣,氣質超然,從容不迫。

偎依在他身邊的少女身材窈窕,容顏如花,絕色天香,看著青年的眼睛之中,盡是無悔的深情;而青年看著少女的眼神,也是無盡的愛戀。

彼此眼中,只有彼此。

看到這兩人,君莫邪身軀一震,眼中便流露出一絲激動。這在這無盡的歲月之中,君莫邪出現這種神情的時候,寥寥無幾……

青年和少女也發現了君莫邪等人,雙方對視一眼;不由得為對方的風采所傾倒。眼前這風神如玉的少年,渾身上下帶著說不出道不明的氣質,讓人只看一眼,就會被其風采所引。

在他身邊的幾位少女,也盡都是天上人間絕無僅有的絕色佳人;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這么多冰肌玉骨風華絕代的美人的。

隨即,青年和少女都不禁皺了皺眉頭:這人看起來雖然不錯,但卻是太濫情了一些。竟然這么多的妻子……

“你將來可不許這樣。”少女挽著青年的胳膊,鼓著嘴氣呼呼地道:“你要是這樣,我就……我就哭。”

青年哈哈一笑,道:“心兒,這句話,還用說么?有了你,我的心中那里還裝得下別人?”

少女撲哧一笑,臉上一紅,嗔道:“貧嘴,討厭!”

卻是心滿意足。

青年寵溺的笑笑,這一刻,眼中除了這少女之外,再無他物。我必將用一生,來給與你幸福……心兒!

少女偷眼撇著君莫邪,心中卻泛起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。似乎眼前這人,似曾相識,很親切,很可靠……但奇怪的是,自己從未見過他,為何會有這種感覺?

更奇怪的是,自己見他找了這么多老婆,居然心中殊無鄙視之意,反而很高興,很欣慰的樣子……這是怎么了?

正在胡思亂想,君莫邪微笑著走上一步,含笑道:“想不到今日來天香,竟然會遇到這樣一對天作之合。兩位真是讓我眼前一亮。”

那青年挽著少女,將她護在身側,從容道:“敢問閣下是?”

“有緣人。”君莫邪微笑道:“看到世間美好,我總會說不出的喜歡。兩位男為英雄,女是佳人,彼此之間又是生死不棄,情深意重;讓人佩服。”

他笑了笑,道:“初次見面,也沒什么送的出手,只有兩塊小小玉佩,聊表心意,還請兩位收下。”他的聲音真摯,神情也是一派誠摯。

那青年與少女本欲推辭,但不知怎地,心中卻泛起來一種感覺,似乎接受眼前這人的饋贈,乃是理所應當的事情,自然而然,沒什么奇怪。不收下,反而是不應該的……

青年伸手接了過來,只覺觸手溫暖,分明是世間絕無僅有的寶玉。兩塊玉佩,一條盤龍,一條飛鳳,精致之極。

隨手遞給了少女鳳佩,那少女接在手里,愛不釋手的**。

兩人均是奇怪,自己兩人居然沒有推辭,拿到手中,似乎也沒感覺什么不對,似乎這原本就是自己的……從這少年手中接過來,竟然有一種心神特別舒暢的感覺……

“在下東方無悔,乃是京城東方世家中人;這是……咳咳,這是在下的未婚妻,君問心。”青年東方無悔揚眉道:“多謝閣下饋贈,閣下若有閑暇,不妨共飲一杯如何?”

“好!正有此意。”君莫邪痛快地答應下來,隨即眾人找了個酒樓,包下了一個大包廂,歡坐一堂,均是莫名的高興。

梅雪煙在這青年報名的時候,終于明白過來:眼前這一對戀人,正是君無悔和東方問心的轉世之身。怪不得君莫邪如此激動!

這一對有情人,終于重聚,而且依然深情如海。

這豈非就是人間最美好的事情?在君莫邪的暗中影響下,他們二人,必然會世世代代的恩愛,用天長地久的廝守,永永遠遠的深情,來酬還前世那一份未盡的情緣!

悲劇,將永遠遠離!

從酒樓出來,君莫邪戀戀不舍的揮揮手,與兩人告別。

東方無悔和君問心兩人相依站在那里,看著君莫邪等人慢慢遠去消失,心中都是升起來濃濃的不舍,似乎,自己的心,在酸澀的疼。

只是萍水相逢,一見投緣而已;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?

兩人均是感到心中奇怪。

“無悔,你發現了么?這一男九女,無論哪一個,都是絕世高手!”君問心癡癡的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街頭,喃喃的道:“但,為何他們對你我如此尊敬?”

東方無悔茫然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仔細回想一下,這十個人對自己兩人可說是極好!好到不能再好,尤其是對君問心,那九個**更是關懷備至,專門挑好聽的說,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……

但自己兩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憑什么值得人家如此對待?

九個**,在吃一頓飯的時間里,塞給了君問心無數的禮物,無論哪一件,也都是絕世難尋的珍寶!還有一些天材地寶,這些東西,只要出現一點,就會引起大陸上一片恐怖的血雨腥風,但這九個**,卻唯恐自己不要一般,一股腦兒全塞了過來……

“他們對我們,絕對沒有惡意!”君問心肯定的道。

東方無悔點點頭:“正因為如此,我才感覺奇怪。”說著灑脫的一笑,道:“不想那么多了,有緣還會見面,我們還是收拾收拾回家吧。那些東西,可不能讓別人見到!否則,恐怕會給我們帶來天大的麻煩。”

君問心點點頭,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兩人離開酒店,一路回家。只是一路之上,君問心還在頻頻回頭,似乎還想再看那少年一眼……主要是,那少年有時候看著自己的眼神,讓自己有一種感覺:恨不得將他摟在懷里,好好的呵護照顧……

一路行走,兩人都是感覺到,那已經佩戴上的兩塊玉佩,不斷的持續地發出溫暖的感覺,滋養著自己的身體……

君莫邪和眾女走出好遠,這才隱身,跟在東方無悔和君問心身后,眼看著他們平安地進入了一豪宅大門,門匾上刻著“東方世家”四個字。這才終于放心,轉頭而行。

但人人的心中,都似乎很悵惘,似乎有一種淡淡的酸澀,縈繞在心頭……

走出好遠,迎面走來一對小夫妻,容顏俊雅,竟然不遜于剛才的東方無悔和君問心。而且,是一樣的恩愛……

君莫邪微笑,這兩人,正是有情冢的兩位主角,夜孤寒和慕容秀秀……

靈夢公主似有所感,呀的一聲輕叫了起來……

夜孤寒和慕容秀秀,也終于在一起了。這一世,夜孤寒叫做‘寒曄’,慕容秀秀則成了‘容秀兒’………………

良久之后,辭別了寒曄和容秀兒,君莫邪帶著戀戀不舍幾乎要哭的靈夢,與梅雪煙等人微笑前行。

路邊傳來一個聲音:“他媽的,你信不信老子直接用金子砸死你?沒資本,沒資本你在我面前得瑟什么?裝什么大頭蒜呢?”

眾人循聲看去,只見一個年輕的大胖子,拽啊拽的晃著一身的肥肉,指著一個衣衫華麗的闊少正破口大罵:“……怎么地?你還不服咋地?告訴你!你唐大爺別的沒有,就是有的是金子銀子!他媽的,就算你整個孟家,老子也能全部用黃金砸平,在我面前得瑟,你算哪根蔥?”

這胖子罵人粗俗,但君莫邪卻泛起了會心的微笑。一股親切之意,悠然升起……似乎那久遠的情感,再次升起,眼前又有一位肝膽相照的兄弟,與自己把酒暢談,唾沫橫飛的兩人一起罵人……

正想著,那胖子已經罵罵咧咧的一路走來,一邊走一邊吐唾沫:“他媽的,就拿著一百兩金子居然就來賭博,賭個頭啊,老子丟不起這人!”

一眼看到君莫邪,頓時眼睛一亮:“哇哈哈,這位兄弟,一看就是一位肥羊……額,一看就是一位有錢人,咱們去玩兩手如何?”

良久之后,胖子光著膀子,只穿一條褲衩,渾身的肥肉一抖一顫,從賭坊里狼狽萬分的走了出來,卻是連衣服鞋子都輸了給君莫邪,若不是怕不雅觀,胖子甚至連最后的褲衩都要押上賭桌,還一個勁的叫囂著:“我這褲衩可是天蠶絲的,值一千兩金子……”

一邊走一邊叫囂:“那啥,你別走,我回去拿錢咱們再玩過!”

君莫邪不理笑得東倒西歪的眾女,隱身跟著這胖子走回他的家,原來是“唐府”;這位胖子的名字也很好:唐果。

不過這家伙嫌這名字不好,自己改成了‘唐國’……

正是唐胖子的轉世之身。

胖子就這么幾近赤身裸體的從大街上招搖而過,一路龍行虎步,威風凜凜。但一到了家門口,卻頓時焉了,偷偷摸摸的剛要進去,一個美貌少婦已經跳了出來:“唐胖子!你又去賭錢了?啊?你居然連衣服褲子都熟了……是不是把我也押出去輸了你才甘心?!”

說著便是一陣拳打腳踢加棍棒教育……

胖子捂住頭大聲求饒,聲音凄慘……

君莫邪忍著笑,現身出來,將贏來的銀票金票現金現銀和房契地契等一下子放在胖子面前,胖子頓時怔住,愣愣的眨巴著小眼睛,不知所以。

“再敢賭一次,我就來連你的家也抄了!”君莫邪惡狠狠地威脅道。

“不敢了不敢了……”胖子胖臉上淌著汗,眼眶中**淚,可憐兮兮的道。

君莫邪哈哈大笑,手在胖子身上一拍,笑道:“走了,你保重。”這一拍,卻是為他輸進去了數不盡的福緣和用不盡的財運!

胖子,好好活著。

無論哪一世,你都是我兄弟!

辭別了胖子,君莫邪攜眾女東瞧瞧西逛逛,眼見得天色漸晚,路上人煙已經很是稀少,看著靈夢依然有些惆悵的樣子,君莫邪常常呼出一口氣,突然低聲吟唱道:

“不知道如何開始,

不知道怎樣結束,

都說是多情要比無情苦,

你為何還是脈脈含情?

是不是你太疏忽,

是不是你很糊涂?

愛到盡頭也回不到當初,

你為何還是如此執固?

如果來生還是今世的重復,

縱然多情要比無情苦,

如果來生還是今世的重復,

你是否還是這樣不在乎?”

“如果來生還是今世的重復……”眾女低聲念著這句話,均是不由得癡了,突然一起仰起臉,看著君莫邪:“如果來生還是今世的重復,你是否還是這樣不在乎?”

“呃……”君莫邪傻了眼。

“好一個如果來生還是今世的重復!”一個聲音贊道:“不錯不錯!”

君莫邪心中一驚,抬眼看去,只見面前十幾丈處,突然出現了一個人。

一個青年,身材頎長,一襲黑袍,衣袂在夜色中凌風而舞,充滿了無盡的韻味。

這個青年面容英俊,但不知怎地,讓人一見到他,卻頓時就感覺到一股狂傲之氣迎面撲來!似乎這九天九地,并沒有任何一個人在他眼中!

傲視一切!

無盡的狂!

接下來,這個邪異狂傲的青年的眼睛就落在了梅雪煙等人臉上,嘖嘖稱贊起來:“真美;好多的大美人,哈哈哈哈,君邪,這么多的美人兒,我突然不忍心讓她們都成為寡婦了!”

君莫邪微笑道:“彼此彼此,你那幾百個老婆,我也不忍心讓她們成為寡婦!九幽第一少,我們終于見面了。”

對面的黑袍青年,就是九幽第一少?

一聽這個名字,梅雪煙等人就如同聽見了晴空霹靂,頓時都是驚呼了一聲。

這個傲視亙古的狂人,這個古往今來公認的最**的瘋子!如今,竟然就出現在自己面前!

九幽第一少哈哈大笑,狂傲的笑聲遠遠傳了出去,夜色之中震耳欲聾,周邊遠近頓時傳出一陣陣的咒罵,想必是打攪了人家的好夢。

但九幽第一少對這些聲音置之不理,宛如沒有聽見;笑了好一會,才道:“君邪,一戰,如何?”

“我一直有一個最大的愿望。”君莫邪淡淡的看著他,嘴角卻突然露出一個邪魅的笑意:“當年在風雪銀城,我就發誓,若是有一天見到你,若不打得你成豬頭,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。”

九幽第一少又是一陣狂笑,笑著笑著,他的負手的黑衣身影突然緩緩浮空,在黑夜之中冉冉升起。

在他升起的那一刻,天地之間突然狂風大作,電閃雷鳴,怒云狂涌。他的黑袍散做了漫天烏云,長發凌亂地在風中狂飄,突然大笑一聲:“且看你我到底誰會成為豬頭!”

“來!”

君莫邪一聲狂笑,笑聲之中的狂傲,竟然絲毫不弱于九幽第一少,白袍在風中飄起的同時,他的大袖一卷,梅雪煙等人同時消失,進入了小世界。

而君莫邪白衣飄飄的身影已經站在了天空上九幽第一少的對面。

兩人四目相對,目光均是凌厲到極點,目光一觸,突然間轟的激出一聲響雷,將九霄云霧一起震散!

一道黑影,一道白影,均是不住的上升,轉眼間就到了九霄云外!

“哈哈哈……來!今日,就讓你我痛快一戰!”

“來!”

兩人同時大笑,同時出手!

九幽第一少右手一揮,十四個大字‘亙古縱橫無雙客,天地九幽第一少’凌空突然出現,幻化做十四種力量,就像十四座大山轟然向著君莫邪壓了過來!

君莫邪大笑一聲:“來得好!”右手輕飄飄的一揮,四個大字“邪之君主”化作陰陽之力,也是雷霆萬鈞的迎了上去!

同時左手一揮,從無盡高空,又是四個字猛然落下!

這四個字,更是沉重,讓人有一種感覺:就算是整個宇宙擋在前面,這四個字也能全部將之壓碎!

九幽第一少猛抬頭,一看!

“異、世、邪、君”四個字!

九幽第一少一皺眉,突然間哈哈大笑,笑的前仰后合,歡暢不已。君莫邪也是笑了起來,笑的酣暢淋漓!

兩人就在這無盡虛空相對大笑,竟然忘記了繼續交手。

“異世邪君,哈哈,好一個異世邪君!”九幽第一少大笑道:“不錯,你是邪之君主,但卻是異世的。兩個世界的力量跟本公子斗,哈哈哈……這不是欺負人嘛?”

君莫邪挑了挑眉:“你也可以。你這老不死的,誰知道有多少個世界的力量?再說……一代九幽第一少,難道還怕人欺負不成?”

九幽第一少又是大笑起來。笑聲中,兩人同時出手!

“來!戰!”

全書完。

本想寫一些兩人戰況和結局,但想來想去卻十分沒意思。不管怎么樣,這兩人都是打不死的。描寫起來,十分無趣。不如不寫,留一點想象的空間。

終于寫完了。我心里好難受,容我靜一會,平息一下情緒,再寫完本感言。

在搜索引擎輸入 異世邪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"異世邪君 wxdzs" 就可以找到本書

本站Android客戶端,純綠色,全免費.
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://www.ifreeing.com/dl

上一章  |  異世邪君目錄  |  下一章
Copyright (C) 2010-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
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